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隱跡在都市中的神 > 第四十六節 揭露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otntsu.live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書房右側一排書架之后,蘇浪舉著手臂對準了安宰賢快速的走了出來。蘇浪沒有進入鏡像空間,所以安宰賢并沒有沒有感受到空間波動。剎那之間,蘇浪施展了空間撕裂。但一息過后,安宰賢重新凝聚人形。

    “安宰賢,你果然會來到這里。說實話,我還真擔心自己的判斷,看來,我賭對了。”蘇浪緊張的盯著安宰賢,時刻小心他再次的攻擊。

    面目渾濁的安宰賢看了看一動不動的陌長生夫婦,甕聲問道,“他們死了?”

    “我說過,有我在你不會成功,只是被我打暈了而已。在這世俗之中,你的對手是老子,而不是這些普通的凡人。安宰賢,身為堂堂主神念魂的融合之體,這樣做你不覺得有失尊嚴嗎。”

    “滾!你沒資格說這樣的話,本尊要讓你們這些螻蟻知道,敢與本尊作對,其下場就是滅亡。”

    “難道你就不怕引起世人的轟動追查到底?不要以為自己很強大,你也太小看我們人類的力量了。”蘇浪有些緊張的舉起手臂對準了安宰賢。

    安宰賢冷笑一聲,霸氣的看著蘇浪,“本尊想滅亡誰,法界之內沒有什么力量能夠阻擋。”

    “你說的那是法界,不包括我們人類世界。在這里,我們才是主人。”蘇浪毫不畏懼的盯著安宰賢。

    安宰賢渾濁的面孔上,一雙冷目變得清晰起來。在這帶著殺意的目光中,安宰賢冷哼一聲化作一道暗影閃向了陌長生夫婦。但是他的身形在空中微微一頓,就在蘇浪想要空間撕裂之時,安宰賢主動解體瞬間破掉蘇浪的時空定格。

    “今晚誰也救不了他們,這就是你這螻蟻觸犯本尊的下場。”安宰賢正說著,忽然心中一動。書房的空間微微扭曲了一下,陌長生夫婦的身后出現了一道身影。

    “蘇浪說的對,有我們在你不會成功。”李季雙手搭在陌長生夫婦的肩膀之上,目光中充滿了嘲諷之意。

    看到李季的出現,蘇浪終于暗暗松了口氣。今晚蘇浪心中一直有些不安,與陌卿在一起的時候,他總覺得計劃之中哪里有些不對。經過冷靜的分析,蘇浪猛然發現最該保護的陌長生夫婦,居然成了整個計劃的空白點。

    蘇浪怕陌卿擔心父母的安危,在車內并沒有把這個隱患告訴她,無奈之下蘇浪只好找個借口悄悄返回了陌家。哪怕是自己想多了,至少陌長生夫婦不會像安明海那樣慘遭不測。況且蘇浪知道陌卿的能力,就算不是安宰賢的對手,也可以御水升空讓他無可奈何。

    蘇浪無法兼顧兩端,只能像個賭徒一樣押到其中一處。分析利弊,蘇浪還是選擇了來保護陌長生。但是蘇浪的心中,還是希望陌卿能與安宰賢對戰一場。他相信不管安宰賢怎么掩飾,陌卿總會抓住她熟悉的地方認出真實的安宰賢。

    書房之內,當安宰賢看到李季那一刻,他知道自己今晚的行動無法再繼續下去。安宰賢不在乎兩人的夾擊,這對他來說起不到什么傷害效果,甚至還能在反擊之中擊殺了那個法神。但是李季在神器的幫助下進行空間穿梭,讓他這位堂堂的主神念魂毫無對應之策。

    安宰賢手指著李季,面目混沌的怒道,“該死的小法神,待本尊回歸法界之際,定會將你的神魂煉獄萬年。”

    安宰賢說話之間身形突然一散,毫無征兆的撲向了蘇浪。但是蘇浪一直謹慎防備,瞬間躲進了鏡像空間。李季沒有馬上離開,卻他也不敢上前幫忙,只能雙手緊張的抓在陌長生夫婦的肩膀之上。看到蘇浪成功躲開了擊殺,李季不禁長出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此時,臥龍潭通往市區的大道之中,受創的越野車終于被陌卿等人堵截下來。特別是云帆集團那些安保人員,上去就是一頓暴捶。

    陌卿怪異的盯著那名慘叫的肇事車手,她看的出這人絕不是所謂的魂奴,根本就是一個強壯一點的普通男子。而且陌卿多次呼喚蘇浪沒有回應,她才明白蘇浪根本就沒在車上。陌卿心中猛然一震,她想到了一個可能,或許蘇浪單獨去了臥龍潭。既然這個車手不是魂奴,那真正的魂奴很可能就隱藏在臥龍潭。甚至說她都懷疑魂奴動手的目標不是她父母,而是在臥龍潭養傷的賢哥。

    陌卿心急對著那位安保隊長喊了一聲,“別打了,還是交給警方來處理。你們不許跟著我,留在這里原地等待。”

    陌卿說完一打方向,快速的向臥龍潭奔去。夜色之中一只蝙蝠在空中穿梭,看到陌卿行駛的方向,暗夜趕緊通過魂識向安宰賢匯報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主人,陌卿去了臥龍潭,預計十多分鐘就能到達。”

    陌家別墅書房之內,震怒之下的安宰賢不斷的向蘇浪襲擊。他想借助這樣的襲擊,趁李季不備突然變向,去擊殺來不及轉移的陌長生夫婦。但是暗夜的呼喚,讓安宰賢不得不停了下來。至少目前來說,他還不想讓陌卿懷疑自己的身份。特別是今晚的行動失敗,安宰賢更不能暴露自己。因為他還需要陌家的資金支持,安宰賢心知不能因小失大。

    “該死的螻蟻,還有你這個背叛法界的小法神,游戲才剛剛開始,你們無法承受本尊的震怒。”

    安宰賢怒視了蘇浪和李季一眼,身形再次解體。就在蘇浪以為這家伙又要攻擊之時,卻發現安宰賢已經閃出了房門之外。

    蘇浪迅速跑到書房窗前,看到安宰賢如鬼魂一般飄向遠方,這才迅速返回到書房之內。

    “李哥,剛才這家伙走的這么匆忙,肯定是去了臥龍潭。走,馬上帶我過去,必須趕在他前面讓陌卿知道這家伙根本不是個行動不便的瘸子。”

    李季一愣,“那他們怎么辦?一起帶過去?”

    蘇浪看了看還在昏迷中的陌長生夫婦,猶豫了一下說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,安宰賢應該不會再回來,先把他們藏到其他房間。樓下的保鏢估計很快清醒,他們知道該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這可是你說的,出了事別怪我。”

    李季說完直接把夫婦二人轉移到樓下,忙完之后李季走到了蘇浪身邊,就在李季剛要帶蘇浪離開,蘇浪忽然想起了什么,快速的跑到書架后面拿出一個棒球棍。這可是他打暈別墅內所有人的‘兇器’,蘇浪可不想留下證據。萬一上面留下他的指紋,到時候自己可就百口難辯了。

    臥龍潭康復療養中心,陌卿的房車剛剛停穩,蘇浪和李季就出現在了她的車前。李季在蘇浪和陌卿身上都下了禁制,很容易就能找到陌卿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死阿浪,我就知道你在臥龍潭。李季大哥怎么來了,他不該出現在這里。”

    陌卿有些生氣的看著蘇浪,責怪他丟下自己獨自離開。而且李季的出現,也讓陌卿覺得會引起魂奴的警覺。

    “卿卿,回頭我再跟你解釋,現在我要告訴你的是,安宰賢根本不在臥龍潭,他就是魂奴。咱們馬上去他的房間,你會知道這家伙一直在隱瞞你。具體原因,我慢慢向你解釋。”

    蘇浪說著,急迫的看向李季,“李哥,快帶我們過去,別耽擱時間。”

    蘇浪知道臥龍潭面積不小,他們走到后面的貴賓區也會耽擱幾分鐘。萬一安宰賢趕了回來,一切都要前功盡棄。趁著安宰賢沒有趕來之前,至少能讓陌卿見證一個事實。哪怕讓陌卿產生了懷疑,蘇浪也能抽絲剝繭的把一切都告訴她。蘇浪相信陌卿,會在這些事實面前看清楚真相。現在的安宰賢已經瘋狂,蘇浪不想繼續隱瞞下去。否則下一次的襲擊,他們將無法承受嚴重的后果。但前提條件就是,必須趕在安宰賢到來之前出現在他的房間之內。

    陌卿吃驚的看著蘇浪,她本以為蘇浪丟下她來到臥龍潭,是怕魂奴傷害到賢哥。沒想到,蘇浪依然堅持賢哥就是魂奴。

    陌卿不想爭辯什么,今晚發生的一切仿佛都驗證了蘇浪的推測。陌卿臉色有些蒼白,點了點頭說道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們就去看一看,希望你說的是事實。”

    陌卿不相信行動不便的賢哥會離開臥龍潭,但是她也怕萬一安宰賢不在貴賓房中,陌卿還真不敢輕易打碎心中的那份信任。

    李季與蘇浪來過這里,他倆知道安宰賢所住的位置。三個人借著夜色迅速消失,很快就出現在安宰賢的貴賓室內。

    房間里的窗戶敞開著,習習涼風窗幔隨風擺動。房間整理的非常干凈舒適,但整個貴賓室內卻空無一人。

    陌卿的身子微微有些顫抖,她不敢相信蘇浪所說的一切都是真的。但事實擺在面前,陌卿真不知該怎么辯解。

    蘇浪欣慰的看了李季一眼,走到陌卿身邊,輕聲安慰道,“卿卿,其實有些事情早就想跟你說,只是怕你誤會所以才隱瞞著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,賢哥或許是去了酒店等著我們,我現在打電話證實一下。”陌卿心中慌張的說道。

    蘇浪嘆息著搖了搖頭,“我希望你能冷靜一下,他根本就不在這里,而是~遠在十多公里之外。他已經不是以前的安宰賢,只是占據了軀體的魂奴!”

    蘇浪沒有馬上說出陌家發生的一切,他怕陌卿擔心之下直接趕回陌家。畢竟蘇浪還想著陌卿能夠接受現實,與他一同等待著安宰賢的到來。如果他們三人聯手,蘇浪相信能夠重創安宰賢。

    “不,我必須要證實一下才行。”

    陌卿固執的搖著頭,拿出手機撥打了過去。房間的床頭上傳來一陣悅耳的音樂,陌卿渾身一顫,吃驚的看著床頭枕頭旁邊閃爍的手機。這一下,陌卿整個人都呆住了。

    李季瞟了一眼,“陌卿姑娘,他要是去了酒店,不會連手機都不帶吧。”

    陌卿無力的垂下了手臂,這一刻,她真不知道還有什么借口可以解釋這一切。蘇浪也沒再說什么,他知道陌卿一時無法接受這個殘酷的現實,需要讓她冷靜片刻。

    就在眾人沉默之中,房間的房門咔嚓一響,三人目光警覺的看了過去。這里是貴賓房,除了安宰賢之外沒人可以進入,蘇浪瞬間提起了念力,還不放心的向陌卿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卿卿,現在不是心軟的時候。哪怕是微小的差錯,都可能置我們于死地。”

    蘇浪話音剛落,房門打開,劉子云推著坐在輪椅上的安宰賢,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。他們的身后,還跟著一名中年男子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11选5彩票APP